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钱文忠 丹·布朗 多丽丝·莱辛 郭敬明 黎东方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昆德拉谈《好笑的爱》

2004-2-20 13:26:10 来源:易文网

1968年俄国人占领了我的小小的国家,我的所有作品都被禁止了,突然之间,我没有了谋生的任何可能性。许多人想帮助我:一天,一位导演来看我,建议我以他的名义把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白痴》改编成剧本。 

  我因此重读了《白痴》,我明白就是我要饿死,我也不能干这工作。那个世界充满了过分的举动、阴暗的深刻性和咄咄逼人的感伤,令我厌恶。我突然感到一种对于《宿命论者雅克》的怀念,无法解释。 

  如果要我明确的话,我会说我是一个陷入极端政治化的世界中的享乐主义者。这是我的《好笑的爱》讲述的情景,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因为它反映了我生活最幸福的阶段。奇怪的巧合:俄国人到来前三天,我结束了这些短篇小说的最后一篇(这些短篇小说是我在20世纪60年代陆续写成的)。 

  1970年,当这本书的法国版出现的时候,人们关于它提到了启蒙时代的传统。这种比较使我很受感动,紧接着,带着有些孩子气的热情,我反复说我爱18世纪。说实在的,我不怎么爱18世纪,我爱的是狄德罗。说得更真诚些,我爱的是他的小说。而更确切地说,我爱的是《宿命论者雅克》。 

  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特蕾莎和托马斯一起生活,但是她的爱情要求她付出所有的精力,突然间,她再也做不到了,她想要向后转,“回到下面”,回到她原来的地方。于是我在想: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找到了答案:她有了眩晕的感觉。但是什么是眩晕呢?我找寻着定义,说道:“一种头昏,一种无法遏制的坠落的欲望。”但是我很快就进行了自我修正,更进一步地明确道:“……眩晕就是沉醉于自身的衰弱之中。意识到自己的衰弱,却并不去抗争,反而自暴自弃。一旦迷醉于自身的衰弱,便会一味地衰弱下去,会在众人的目光下倒在街头,倒在地上,倒在比地面更低的地方。”眩晕是理解特蕾莎的关键之一。但不是理解您或者我的关键。然而,你我都知道这种眩晕,至少作为我们的可能性之一,生存可能性之一。我必须创造出特蕾莎这个人物,一个“实验性的自我”,以便理解这份可能性,理解这眩晕。 

  然而不仅仅是这些特殊情境需要如此探询,小说本身就只是一种长长的探询。思考性的探询(探询式的思考)是我所有小说得以建立的基础。让我们回到《生活在别处》。这部小说原来的名字叫做《抒情时代》。在出版前最后时刻,我在朋友的压力下改了名字,他们觉得《抒情时代》这个名字过于平淡,令人厌烦。我的让步其实是做了件蠢事。确实,我觉得选择小说讨论的主要范畴作名字非常好。《玩笑》、《笑忘录》、《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甚至是《好笑的爱情》,对于《好笑的爱》,千万不能照这个方向来理解它:有趣的爱情故事。爱情这个字眼总是和“严肃”联系在一起。然而,好笑的爱情,这是一种脱离了严肃的爱情。现代人类的重要概念。我们仍然回到《生活在别处》,这部小说建立在几个问题上:何为抒情态度?何为诗人?我觉得开始写这部小说时,我在记事簿上写下了这样的定义,作为工作的假设前提:“诗人是其母亲想要展现给世界,然而他却始终进入不了这个世界的年轻人。”您瞧,这个定义既不属于社会学的范畴,也不属于审美或心理的范畴。

http://www.ewen.co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