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余秋雨 丹·布朗 黎东方 多丽丝·莱辛 奥尔罕·帕慕克 郭敬明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村上春树

成长是一次次的“学步”——对话“非常小子马鸣加”

2007-3-26 8:36:56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作者:周涵嫣 郑春华

  □本报记者周涵嫣 ■郑春华

    □:据说,您为了写好“非常小子马鸣加”系列,曾多次整段时间与孩子们一起上课,一起游戏,一起生活,“零距离亲密接触”,收获了不少灵感。现在作品完成了,您又回学校去认真听取小朋友们的“审读”意见。这样认真的态度,您是怎么考虑的?

    ■:认真吗?可能是因为我比较笨的缘故吧!我们常说优秀的儿童文学是不分国界和年代的,但反过来说,什么国家和什么年代的作品必定有它独特的气息。我毕竟已经远离我的童年时代,哪怕我再能准确把握儿童心理,却难以把握当今儿童的生活气息。所以我必须去熟悉当下儿童的生活,不然我要是把抽陀螺、跳橡皮筋等我们那个时代的产物作为细节写给当今儿童,他们是不会感到亲切,更不会引起共鸣的。

    □:从人物塑造的角度看,您自己觉得昨天的“大头儿子”和今天的“马鸣加”各自都有何特色?对这两个小说人物您更偏爱一个?想通过他们表达些什么?

    ■:这么说吧,写作大头儿子这个人物的时候,我的内心比较轻松,我只想把一个幼儿天真可爱的一面释放出来;而写马鸣加这个人物的时候,我的内心常常会伴有一种沉重感。这两个人物是不同的:前者单纯可爱,无忧无虑,生命仍然处于自然状态;后者喜怒哀乐样样俱全,压力重重,生命的状态处于半自然半社会化状态。我对这两个人物既没有“偏爱”,也没有“偏恨”。我想通过这两个人物来展现两种生命状态,以此呼吁我们的社会更“自发”地尊重孩子,呼吁我们的成人更“自觉”地理解儿童,热爱儿童。

    □:马鸣加虽然是“非常小子”,但实际上是一个普通男孩,在成长过程中会遭遇许多与儿童天性相违背的社会规则,包括目前仍存在很多弊病的教育体制问题。您自己作为一个男孩的母亲,是如何处理您理想中自然、健康的儿童成长与当前学校教育和社会评价体系之间存在的一些矛盾的?

    ■:不管是儿童还是成人,面对生活肯定都有自己的无奈和困惑。人总是要告别童年,进入生老病死的轮回,但每个人都应该以积极的心态完成自己的生命过程。基于这么一个前提,我肯定会采用浪漫的或者说是理想主义的笔调,在我的作品中积极协调好这种关系和调解好这种矛盾。我不会让已经“困惑”、“无奈”的孩子再在我的作品中去加重这个负担,相反我会刻意地在我的作品中尽力去为他们减轻重压,让他们有希望,有憧憬。

    我的儿子个性很强,自进幼儿园起便不断与周围环境发生冲突,应该说情况还蛮严重的。每当碰到老师向我反映儿子又做错了什么的时候,我一定会在接他回家的路上让他把老师说的事情再以他的角度说一遍。我想我最了解儿子,一般来说,他的出发点肯定是善意的,只是其中可能会出现一些失误而引起误解。我绝对不会未经了解就站在老师的一边责备孩子。

    □:像马鸣加这样一种孩子,在现实生活中也可能遭遇许多小说里那样的充满喜剧感的挫折,您对生活中的马鸣加们以及他们的父母、老师有什么建议?

    ■:很显然,孩子生活中的挫折要“坚硬”一些,挫折是成长的代价,也是人生的必修课。婴儿在学步过程中不知要摔多少个跟头,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成人能不能也用对待婴儿学步时的心态来对待成长中的儿童。

    □:您认为好的儿童文学作品,是否只需要在主题健康的前提下,得到大多数小读者也即市场的认可就行,还是必须同时得到专业评论者的好评?

    ■:评价一部儿童文学作品的优劣,最起码的要求是主题健康,但除此之外,还应有写作者的社会责任感和对小读者审美情趣的适当引导。不能完全为了讨孩子的欢喜,也不是只要讨孩子欢喜就行。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