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首页 | 专题 | 连载 | 新闻 | 书评书摘 | 访谈 | E-book | 书城 | 论坛 | 组合查询
热点推荐

奥尔罕·帕慕克 余秋雨 黎东方 郭敬明 村上春树 多丽丝·莱辛 钱文忠 米兰·昆德拉 丹·布朗

您的位置:易文首页>>图书频道>>评介

梁文道:从“反三俗”联想起米兰·昆德拉

2010-8-28 9:01:0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梁文道:一般来讲,我很少会在这个节目里面把同一本书介绍两遍,那么哪怕有时候有一本书呢,之前不是我介绍,而是我们另外一个主持人介绍过,我也大概不会在这里重头再讲。可是今天有点特别,今天我要介绍这本《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前阵子马鼎盛先生才介绍过,但是我现在紧接着又要再讲它一次了。说起米兰·昆德拉这部小说,其实在中国早就有很多,据说光是我手上这个版本,这样一个译本,现在已经卖出过百万册了,累计起来,也不要谈以前有一些盗版,或者再以前有像韩少功先生从英文翻译的版本。既然如此,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这本小说,我为什么还要重头去介绍他呢?这一来是因为我最近注意在被邀请去介绍这个新的版本,然后我注意到这个版本译的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我觉得在现在这个时候,重新去读昆德拉这部小说是有特别的意义,会给我们特别启发。

    我们今天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呢?各位,是个反三俗的时候。反三俗是哪三俗呢?我老是记不清,庸俗、低俗、媚俗,虽然我不大搞得清楚这三俗仔细的区别是什么,反正我们就叫它反三俗。说到反三俗运动,我就不能不想起这部书里面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曾经的中国的很多知识分子把它挂在口上,就是Kitsch,一般中文把它译成媚俗。昆德拉在这部小说里面,对这个媚俗这个观念做了相当精彩的阐述,到底什么叫做媚俗呢?媚俗是不是我们现在反三俗里面反的那个媚俗是同一个意思呢?其实不是,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所讲这个媚俗,是来自德国人那个Kitsch,它有一套独特的含义,当然经过昆德拉自己的创造性诠释。

    我们在这里面看一看,他举个例子,他说到小孩的时候,常常看那些欧洲给小孩看的有插画的旧约圣经。他就注意到这里面的上帝,他是个很慈祥,鼻子上面拖着长长的白胡子的老人。他就想既然上帝长了一张嘴,那么他应该也吃东西,既然他吃东西,那么他必然会有肠子。可我马上被自己的想法吓坏了,因为我说出了一个生于一个可以说不信神的家庭,但是琢磨上帝是否有肠子,岂不是亵渎神明吗?因为有肠子的上帝,岂不是表示上帝要拉屎吗?粪便是一个比罪恶还要尖锐一个神学问题。上帝给了人类自由,因此可以断言上帝不该对人类种种罪行负责,但是粪便的责任得由人类的创造者独资来完全承担。

    说完粪便,我们再来想另外一个重要的神学课题就是性爱。这里面他就说到,以前欧洲的神学家曾经争辩过,到底亚当、夏娃会不会在伊甸园里面做爱呢?有人就说不会。但是后来有一个九世纪有名的神学家就是斯科特,他就说不,亚当是可以任意的像我们伸出大腿跟手背一样,随意让自己的阳具勃起。那么千万不要以为这个观点是表示一个很亵渎的想法,其实不是的。这位神学家了不起的地方在于他想说的是在亚当而言,他的阳具是像随意肌一样随意控制随意勃起的。因此他这个勃起是要勃起就勃起,而跟兴奋无关,也就是说他会跟夏娃就算做爱的话,不是出于一个性的兴奋,不能控制的兴奋,而是出于什么呢?出于大脑的命令,是一个理智指挥的过程。

    也就是说,我们看总结一下,刚刚我们看到那样一个神学世界是什么世界?是个亚当跟夏娃会做爱,会生小孩,可是他们没有性快感,没有性兴奋。上帝有嘴巴,有胡子,但是他呢,甚至可能还吃东西,但是他不会拉屎,一个要把粪便跟性快感排出去的这么一个世界是什么世界?这是一种对生命的绝对认同,把粪便被否定,每个人都视粪便为不存在的成为美学的理想,这个美学理想就是Kitsch,就是我们讲的媚俗了。所以他就说了,究其根本而言,媚俗是对粪便的绝对否定。

    好,接下来我们看到的就是昆德拉一个典型小说里面夹叙加议的风格,这是他很喜欢的,写一段故事,写着写着就开始忍不住要大发议论,这个议论者到底是他本人,还是这个小说的叙事者呢?常常我们会被他搞混了。我们现在又回到这个故事了,这个故事里面很有名的女主角萨宾娜是一个画家,对不对,这边说到萨宾娜内心对共产主义,当然讲是过去当年捷克那个共产主义,最初反叛不是伦理性的,而是美学性的,令她反感的远不是世界的丑陋,而是这个世界所带的漂亮面具,换句话说就是媚俗。五一节就是这种媚俗的典型。然后他就说五一节的游行,捷克当年搞那种五一游行,很盛大,很漂亮,形形色色的衣服,彩旗,大家非常快乐的、慢慢的接受检阅。然后这里面说到游行队伍走进主席台的那一刻,即使是最愁苦的人都马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好像要证明那是他应该有的喜悦,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要表达他们应有的赞同,这并非是一种简单的对共产主义政治的认同,而是对生命应有的认同。五一节吸取的是对生命的绝对忍痛这个生生泉源,所以游行队伍中人们发出心照不宣的口号,并不是共产党万岁,而是生命万岁,它之所以有力量,就在于它夺取这个口号了。恰恰是这个愚蠢的同意反复,驱动着游行队伍中对共产主义思想仍旧完全无动于衷的人们。

下一页

http://www.ewen.cc

     我要发言   



|公司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方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沪)字001号

沪ICP证020698

版权所有:上海数字世纪网络有限公司  
2001--2008  ver 3.00